第045章 靳家老小都有病
书名:闪婚后被迫给大佬养娃 作者:忆瑾年 本章字数:2399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4 05:41:47

秦酒踩着三厘米的小细跟,穿着白色衬衫配黑色小脚九分西裤,细腰腿长,肩平颈美,一溜烟走出了父子三人的视野。

靳商摸着自己的额头,回味无穷,“妈咪香香的。”

靳临沉淡淡的垂眸,睐了一眼儿子。

冷嗤一声。

靳商扭身。

趴在靳临沉的腿上,两条小短腿拧在一起,像是萝卜成精的表情包,“爹地,你怎么了?”

靳临沉面无表情的推开靳商,“去学习,晚上检查你背诵三字经前两页。”

靳商不服。

小脸蛋上写满了叛逆。

靳临沉语气逐渐冷冽,“不散前十页?”

闻言。

小家伙脸上的不服迅速烟消云散,“两页,我可以,我是最棒的!”

说完,唯恐靳临沉会反悔,一溜烟的跑上楼去。

这时,靳宴忽然沉默的走到靳临沉面前。

虽然两个崽崽长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但是气质截然相反。

即便不同时出现,靳临沉也能一眼认出来,“宴宴,怎么了?”

靳宴低着头,小声说道,“她……好久没有打电话过来了。”

靳临沉手指一顿。

温热的大掌落在小家伙的脑袋上,温柔的问道,“想她了?”

靳宴犹豫了一会儿,摇摇头,嘴硬说,“不想。”

口是心非的小家伙。

靳临沉允诺说道,“晚上爹地给她通话。”

靳宴抿了抿粉嘟嘟的唇瓣。

虽然秦酒做的饭很好吃,虽然秦酒会像别人的妈咪一样亲吻他,但是秦酒终究不是他的亲生妈咪……

……

秦酒又被撞了。

原本她在路上好好的跑着。

忽然,小电驴的左边后视镜里面出现了一辆豪车。

她原本想要贴着路边让路。

可是豪车却一直对她穷追不舍。

秦酒迅速将小电驴暂时骑到路边的盲道上,而豪车直接撞上了盲道。

她的小电驴可能报废了,豪车的车头肯定报废了。

秦酒眼睁睁的看着靳风眠从车上下来。

她抬着下巴,面容昳丽,“大哥的全责,是要我报警还是大哥你走保险?”

靳风眠微微抬眸,银灰色边框的眼镜压下他的锐利眸光,语气玩味的喊了一声,“秦酒。”

秦酒嗯了一声。

靳风眠忽然笑了,“秦酒,你当真不管你干妈的死活了吗?”

前脚和自己交易帮自己监视靳临沉的人,后脚就和靳临沉领了结婚证,秦酒想,如果自己是靳风眠的话,恐怕一时之间也会恨死自己。

不是秦酒这一颗棋子对靳风眠多重要。

而是靳风眠这样的人,怕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。

秦酒没有说话。

靳风眠又问,“你真是幼稚到把身家性命都寄托在了靳临沉那个残废身上啊?”

这话听的一点都不顺耳。

秦酒脸色冷下来,她抬起头,不卑不吭的道,“你又能好到哪里去?靳临沉最起码只是双腿残疾,而你怕是心里有病吧!

有爷爷的喜欢和支持,手握靳氏的最大权利手杖,却无时无刻不在打压一个没有任何权利的人,你心里到底在忌惮什么?”

靳风眠死死的盯着秦酒。

秦酒也不惧怕,同靳风眠四目相对,“你越是对靳临沉表示在乎,就越表示你有自知之明,你知道你能力不如他!”

靳风眠啧啧两声,“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,一个残废在你眼里变成了香饽饽,厉害。”

“你没必要阴阳怪气,堂堂靳氏的继承人,难道就这点肚量吗?不会吧不会吧?”

“……”

“还有,我把你上次威胁我的录音备份了,假如我在国外的干妈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一定会和你拼个鱼死网破,靳风眠,你有靳氏,我什么都没有,然而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”

“你在威胁我?”

靳风眠镜片后的眸光溶出几分错愕。

秦酒耸了耸肩膀,“没有威胁,只要大哥管得住自己,我也能管得住自己,毕竟花花世界迷人眼,总要随时留个心眼。”

靳风眠忽然抬手。

在秦酒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,一把掐住秦酒,“你以后我没有办法把你们一家四口解决掉,嗯?”

秦酒双手扒拉着靳风眠的手。

艰难的从嗓子眼里断断续续吐出一句话,“你要是能下手早就下手了,还等得到靳临沉结婚么?还是说你菩萨心肠,怕靳临沉下去后也是光棍一条,特意等到靳临沉领证后动手?那…要不要给你颁张锦旗?”

靳风眠眼底下酝酿的风雨越发暴怒。

他手背上手骨清晰,一把甩开秦酒。

秦酒双手按着喉咙不停地咳嗽。

靳风眠三两步上车。

秦酒看着豪车扬长而去扬起的尘埃,微微走神。

她越发觉得……

靳家人都有病!

从老爷子老太太到靳风眠都病的不轻。

秦酒在等大侦探的时候,随手刷新一下微博。

看到靳氏的官博宣布了靳临沉结婚领证的消息。

秦酒得意一笑。

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靳风眠气急败坏又怎么样?还不是乖乖花钱买断?

“你好,秦酒?”

“我是,你是……江侦探?”

对面带着黑色鸭舌帽加黑色口罩的男人坐下来。

指了指自己的脸,“没办法,仇人太多,请体谅。”

秦酒也不在乎能不能看见他长什么模样,“你去找张玫英了?怎么样?”

江侦探点头,从手提包里拿出些东西,推给秦酒,“这是你姐姐的笔记本。”

秦酒拿在手里,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
男人抬了抬帽子,“张玫英没有嫌疑,你爸也没有嫌疑。”

秦酒愣了愣,“你的意思是说,宋蓁蓁做的?”

男人摇摇头,“我还没见过宋蓁蓁,总之你如果想要继续差下去,就不要深挖张玫英,南辕北辙,浪费时间。”

秦酒心里认准是靳三婶。

但是姐姐在家里失踪,势必会有里应外合之人。

再次之前,她已经将矛头对准了张玫英。

秦酒缓缓颔首,“我明白了。”

男人站起来,拎着包,“有发现再联系。”

秦酒眨了眨眼睛,“不是说我请吃饭么?”

男人压着帽檐,“人多眼杂,我回去点外卖,到时候账单发给你,你给我转账就好。”

秦酒:“……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